线缆挤出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线缆挤出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最可怕的是牛人还那么努力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2:05:16 阅读: 来源:线缆挤出机厂家

刚刚来北京的时候,对北京人有一个特别不好的印象,就是觉得他们好像除了清华北大,看其他学校都像是看二本。但是今天也算是从某种程度上,看到了北方高校的水平,我想,我们的差距确实存在。

我上的这个班只有40人左右,除了厦门大学法学院的人,其他基本上都来自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、北京外国语大学、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法学院的学生。上课的时候,一个姑娘坐在我后面,桌子上平摊着4份法学案例,分别是日文、英文、法文、德文。她告诉我,这是他们法学院的老师布置的案例题,要看,要做的(我想,她基本上应该是懂这四门语言的)。一问,是北京外国语大学的,再一问,原来是大一的。

吃饭的时候聊起各个学校的趣事。让我惊愕的一点就是她说,北外的食堂,你一进去,说什么语言的都有,大部分人都在苦读外语。我一想,我每次进食堂的时候,除了考试周,一般好像不是吃饭的人,就是各类活动讨论的人,这种场面,真得有一天亲自去北外看看。

后面还坐了一个人大的姑娘。另外,还有一个清华的男生。人大那个姑娘对Jessup(国际模拟法庭辩论赛)甚是感兴趣,今年北大和人大的战绩都不错,她就聊得比较开心。

除此之外,聊起人大法学院的学风,问她,你们有没有就考试前几周背一下的时候,她还没来得及说话,北外的姑娘就说起来:以前去人大找同学的时候,发现自习室基本上是满的(那时候还不是考试周)。我突然想起来中国政法大学早上5点半爬起来去占座位的学风,甚是惭愧了半天。

再说坐我旁边那位北大的姑娘,从开始上课起,她就一直在看一本很厚的书,大概800多页吧,全英文,一开始还没注意是什么,后来去吃饭的时候经过她座位,才发现是联邦最高法院的判例,显然这本书她已经看了几遍了,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单词标注,还有一些别的东西,书已经泛黄,而且旁边还有她写的各种心得和批注。

后面那位清华的小伙子显然活跃得多,我们四个人聊起耶鲁的一件事。他说:耶鲁巨霸气,清华北大好像准备和耶鲁共同搞一个什么项目,但是耶鲁拒绝了,说中国的教育太差。说完之后,那小伙子就开始做题了,但是他身为大一学生,做的题目是大三的。

以前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,为什么人类总是不允许那些强者自傲?其实我一直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对的,清华北大的同学有时候瞧不起人,除了本身确实优秀外。我想,那些责怪别人的人,是不是证明了一个逻辑,那就是人都不喜欢承认自己很弱。

今天老师说了一些话,我觉得很有道理,他说,那些天天泡在社区上面刷了一遍又一遍的人,他们究竟得到了些什么呢?其实这个世界并不是没了他们不行,他们总是这样活跃的原因,就是害怕发现这个世界原来少了他们不会不行。其实你们每个人都没有那么重要,为什么一定要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些虚无的信息上呢?

他说,一个成功的人一定是一个非常会管理自己信息的人。你看到一个人发了一条状态。没有去验证其正确性就根据人家情绪化的语言,发表一番评论,然后愤青一样去骂国家,有意义吗?你看到中国的某个事件就说中国这不好那不好,你要知道这些事情都是概率事件,只不过正好被你发现了而已。难道只有中国会造假,美国就不会?只有中国学生爱攀比分数,美国就不会?那些无理性的冲动,除了证明自己是不会思考的动物,其实什么意义都没有。

我在想,你说国人很现实,爱看金牌,对于银牌什么的都不看。你说这话没错,难道你自己就不是这样的吗?亲爱的,其实人都是现实的。不只是中国人,美国人也一样,只是现实的程度不同而已。你有没有想过,为什么中国的健儿没有得到金牌反应会那么大。而其他国家却没有?因为中国不够强大,当你代表一个国家去争取荣誉的时候,你的内心就会被强烈的国家荣誉感所充满,这不是功利性的问题,而是因为你心里明白。当你还不够被人看得起的时候,你的每一份自尊与骄傲,都是那么地不容侵犯。

当我们只会指着鼻子骂别人现实的时候,你有没有想过,你的生活中,难道没有做过现实的事情吗?

老师还说了另一句话:Life istough。我觉得这句话很对,当我们坐井观天的时候,殊不知其实我们离别人还很远。

你说你当了某主席,很忙很累,因此成绩很烂,可是有雅思8.5,拿到金融系两年国奖的社联会主席芊姐在你前面向你招手。

你说你打辩论打得很忙,因此成绩很烂,可是有马来西亚国际辩论赛全程最佳辩手的冰学姐,在剑桥大学向你招手。

你说你是理工科,打辩论无法兼顾学习,可是有世博辩论赛全程最佳辩手,曾经去香港交流,成绩保研北大的杨师兄在前面向你招手。

你说你大二带领一个组织把上面的任务做得很好,可是南京有一个姑娘大二就调动全国二十几个社团,在全国办选拔赛,最后在河北保定办决赛,被老一代辩神们称为辩论界的两江总督在前面向你招手。

你说你大二的时候进了某电视台实习。可是有一个北大的姑娘在大一的时候,就网申进了花旗银行北京分行实习,并且大二的时候进了央视和湖南广播电视台北京总部实习,她也在前面向你招手。

你说你总想去改变体制和世界,但除了写写愤青的文章没做过任何实质性的事情,可是有一个姑娘做墨尔本大学学生会主席,有权和校方谈学费增减问题,并且校方的决策必须经过学生会投票才能通过(虽然也有政党倾向),这样的人,也在前面向你招手。

你说你大一的时候已经很努力很努力,可是除了每天泡在网上,书本从来不碰,整天睡三四个小时,玩命地聚会。可是在斯坦福大学法学院的章学长,身边的人以后要么是华尔街精英,要么是政界新星,作为法学院的高材生他每天还是在图书馆里面没命查案子,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,这样的人也在向你招手。

你说你很有钱,买单反和名牌等一堆一堆。可是墨尔本大学的吕学长,家里控股高盛集团(华尔街最著名的投资银行)百分之三十的股份,开奔驰已经算是很低调,仍然去做兼职,也在前面向你招手。

既然如此,你凭什么觉得自己还有资格去说自己已经很努力很努力了?

齐齐哈尔设计西装

钦州设计职业装

南京西装定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