线缆挤出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线缆挤出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7-(X

发布时间:2021-10-10 08:17:39 阅读: 来源:线缆挤出机厂家

寒芷心从没见个男人哭成这样,料定是伤得极重。见他一直自言自语,也就不多言,那男子喝着喝着趴在桌上睡着了。

寒芷心望着沉睡中的男子,即使睡着了,眉头也是紧锁着的。想不通是什么样的事,让他连睡觉都不安心?

寒芷心望着望着打起瞌睡。

忽觉腰肢一软,倏忽间睁开眼,见男子已朝她靠来,将她拥进了怀中。

灼热的呼吸,伴着酒精的气息,让寒芷心心跳加速,双颊彤红。

男子的眼睛很晶亮,比那黑夜中的星子还要耀眼夺目。

他望着她笑,笑得那么伤感,让人见了忍不住想安慰他。

这时有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寻了来,看样子是找这紫衣男子的,见男子正拥着寒芷心,两人齐齐拱手作揖道:“公子,夜深了,咱们该回去了!”

紫衣男子哼了哼,被其中一人扶着,往前走了几步,忽地,他又回过头,指着另一个人道:“把她带上!”

另一个男人有片刻间犹豫,但紫衣男子的命令不容他抗拒,只得回道:“小人遵命!”

寒芷心诧异地望着朝自己走来的高大男人,这男人大概以为她是万花楼的花娘,毫不留情的一掌将她劈晕,继而将她扛在肩头。

寒芷心醒来时在一座华丽宫殿里,放眼望去,处处雕梁画栋。所有的家具陈设说不出的豪华精美,看工艺风格,极像是皇宫内院。

寒芷心一怔,莫不是真到了皇宫?

她从床上坐起,发现自己衣衫已换,那身透视装已不见,换了件衣料华丽的宫服。

发现已能动,有些欣喜,可一运功,发现功力还被封着,不觉有些不懊恼。

都是那个忘尤害的,好在这一夜折腾那么久,总算平安无事。

望着偌大的宫殿,她一时不知所措。

两个碧衣袅袅的宫娥,端着吃食步了进来,见她坐在榻上,忙笑道:“姑娘醒了!起来吃点东西吧!”

寒芷心这些年一直隐居深山老林,对生人一直有警惕性,在没弄清对方的来意前,她是不会轻易动那些东西的。

“这是哪?”

那两个宫娥闻之,嫣然一笑:“这是皇宫啊!姑娘命好,被圣上看中了!”

寒芷心惊得下巴掉一地,想起那个紫衣男子,眼皮直跳。

他不会就是当今圣上?

正当疑惑间,一抹紫色身影由殿外步了来,那两个宫娥见了,一一跪地道:“皇上吉祥!”

紫影拂手示意二人退去,转而朝寒芷心步来。

“醒了?下来吃点东西!”

寒芷心见他依旧一身紫袍,只是袍上的花纹已换成了龙纹,眉目依旧,只是多了股睥睨天下,唯我独尊的气质,慌忙下榻道:“民女不知是圣上,昨晚多有冒犯!”

“不知者无罪!朕只是觉得你像一位故人,所以才将你带回宫!”

寒芷心闻之,不免有些失望。

原来他只当自己是替身,想必那位姑娘定是他的至爱。

“那民女沾了那位姑娘的福,不知她人在何处,有空去拜访下!”

“见不着了!她已不在人世!”这位皇帝站起来幽幽说道,言语有难掩悲伤,听得人心痛。

寒芷心无意间撮破对方的伤疤,心里万分过意不去。

之后又与这位皇帝闲聊了一些常话,得知他叫梦严诺。

寒芷心此回出来本就是来寻亲的,如今见着皇帝,自然不想错过机会,问了些月家的事。

梦严诺倒是知无不言,只是觉得寒芷心对月家的事太上心,多少起了疑心。

梦严诺妃子并不多,除了四妃,三嫔外,至今尚未立皇后。

寒芷心倒不是个多事的人,隐约听宫女说,梦严诺本有位青梅竹马的恋人,名叫寒婠茗,是寒家嫡小姐,可惜寒家与梦家因为政场对立,这位寒婠茗在梦严诺登基那天自杀了。据说这位寒大小姐为梦严诺的皇帝之路,做了不少牺牲。

梦严诺登基后,一直念旧情,六宫主位一直空着,怕是对这位寒大小姐的死耿耿于怀。

寒芷心听到寒婠茗三字时,心里莫名揪紧。直觉告诉她,她与寒家确实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可如今她人在宫里,行动不那么自由,几次三番想出宫,却被宫人拦下,总以这样那样的理由说服她。

转眼在宫里住了半个月,一切吃好穿好,日子过得倒也恰意舒心,梦严诺每天下朝都来看她,但从不动她,只与她说几句话就走。

不知是她魅力不够,还是梦严诺只想找个与寒婠茗相像的人,一解相思之苦。

这日,寒芷心被告知太后娘娘想见她。

寒芷心只好随宫人去寿仪宫见那位太后。

太后看上去挺面善和蔼,但骨子里总让人觉得,她这面善和蔼来得不真切。

太后坐在殿上的软榻上,穿一身绛红凤袍,肤若凝脂,明明已有四十多,保养的相当好,看上去如同二八年华的少女。梳一个凤凰飞天发髻,髻上斜插着一只金步摇,金光灼灼,让她五官越发艳丽。

见到寒芷心,太后一双丹凤眸轻翕,顿时精光乍现,面上的和蔼之气已半点不剩,唯有一股精明含在眸底,让人见了生畏。

太后见到寒芷心,身躯明显一颤,扶着软榻的手抑制不住抖起。

“太像了!”只听她启口说道。

寒芷心以为她说自己像寒婠茗,这点已不容质疑,进宫这些日子,凡见过她的人都这么说。

可她岂知,这位太后却将她看成了当年的死敌月璃凌。

一股怒恨在太后心中横生,握着软榻的手紧了紧。

待寒芷心一走,太后立即将国师召来,道:“月璃凌当年生下的那个孽种,可是你亲自处理的!”

“回太后,是为臣亲自手处理掉的!”国师恭敬地回道。

“那尸首呢?”太后追问。

“为臣怕带回来,终让先皇和寒王爷起疑,于是就地将那孽种埋了!”

太后想了想,终绝这事可疑,幽幽从榻上站起,缓缓步至国师身旁:“那你去看看,那孽种的尸首可还在那里!”

国师闻之一怔。

十多年过去,那尸首早成一堆白骨,不知太后娘娘怎突然想起这档事?

---- 作者寄语:未完,还有二章哈,一会还有!书评,书评!

安装许昌MPP塑钢复合管运输一般规定

防爆箱外壳江西厂用防爆柜价格

篮球场塑胶地板舟山室外运动地板篮球场pvc地板胶

连云港回收促进剂中介有酬

抗离稀润泵剂泵车润泵剂价格

漯河弱电管网CPVC电力管执行标准

益阳安利直营店&

经验西安CPVC电力管160口径几个等级

山东省喷浆机组混凝土自动上料机组售后热线

五十铃小型扫路车免征包上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