线缆挤出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线缆挤出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【资讯】地下六合彩诱因多易泛滥

发布时间:2020-10-16 23:36:00 阅读: 来源:线缆挤出机厂家

地下“六合彩”诱因多易泛滥

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日前在湖南的长沙、湘阴等地采访发现,前几年基本禁绝的地下“六合彩”,近两年又死灰复燃。有关人士认为,地下“六合彩”之所以泛滥成“灾”,甚至严重到被不少人形容成“类似于吸毒成瘾”码民难以自拔,政府虽然持续打击但依然禁而难绝,是多重因素叠加的结果。  具有诱惑性、欺骗性和隐蔽性  地下“六合彩”的规则是:码民从49个号码中选出一个号码,以香港“六合彩”开出的号码为依据进行赔奖。因此开奖与香港“六合彩”同步,一般都是每周二、周四和周六晚上8:30开奖。每注的赌资不限,可大可小,大到几万,小到几元,而赔率是1∶40左右。记者在湘阴县、平江县等地的多个乡镇采访中了解到,庄家吸引群众参赌的两大绝招就是大肆鼓吹1∶40的高赔率和散播某地某人买地下“六合彩”中大奖发大财的传言,而参与地下“六合彩”赌博的采访对象无一例外都是冲着高赔率去的。  “你想一想,如果中了一个特码那我就能赚40倍的钱,投100块钱中了可是4000块啊,一下子就可以富裕起来了。”在采访中,不少村民在一夜暴富心理的支配下甘愿冒着高风险去投注买码,而不时传出的附近某人一次就中了二三十万盖起了新楼房的传言,也让这些村民甚至不惜借钱买码。  地下“六合彩”与营销手段的欺骗性,使一些村民乐此不疲。地下“六合彩”不仅设计出许多富有谜语味道的“六合彩猜码图”、“猜码诗”和“玄机图”等图文材料,甚至与封信迷信、民间世俗,尤其是道教等传统文化相结合,增加群众对地下“六合彩”的参与兴趣。采访中记者则不时听到码民将49个号码与民间的十二生肖、五行、九宫八卦等对应起来。  此外,地下“六合彩”销售和购买的方式现代化、多样化,甚至科技含量也增加了其隐蔽性。据了解,投注地下“六合彩”码民无需自己亲自动身,只要通过电话、短信、电子邮件甚至是腾讯聊天软件等方式就可向写单人下注;写单人可以派人流动收单,赌资和奖金可以通过上门或者电子汇款等方式进行传送,下注和做庄都变得更加简单。  “我们现在主要是通过电脑下注的方式,上线给我一个IP地址,我只需要进入那个网络软件就能在电脑上完成下注,很方便也快捷,还少了‘扯皮’的麻烦。”已经被拘留的平江县伍市镇写单人员刘朝晖说,他的上线甚至给每名庄家都配备了一台电脑。  参与者文化程度较低  在采访中,记者发现,参与地下“六合彩”的大部分码民是农民和个体经营户,文化程度不高,其中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占到绝大多数。这些特质使得他们对于地下“六合彩”的欺骗性难以识破。不少码民几乎没有任何的法律观念,认为参与买码只不过是一种“愿赌服输、快速致富的赚钱手段”。湘阴县政法委负责人介绍说,当政府打击风声紧时依然有些人不间断买码,就是抱着“大家都买,只要不做庄就没事”这种“法不责众”的心态。  事实上,在文化程度相对较高、人群聚居的城市,参与买码的人比农村地区明显少得多。在平江县城关镇坪上社区居委会,这个全县人口最多的社区,地下“六合彩”这一形式就相对要轻微。“这和农村的经济文化发展相对落后有关,农村地区的人更渴望能够一夜暴富达到小康,加之农村文化生活的缺乏,使得一些村民在农闲时候有充足的时间去参与地下‘六合彩’。”  记者采访中发现,农村“熟人社会”也是地下“六合彩”得以迅速蔓延的一个重要原因。  地下“六合彩”无论是买码者还是写单人和庄家,基本上都是相互熟悉的亲戚朋友,信任度相对较高,相互之间甚至可以口头投注无需现金支付,政府打击时相互之间通风报信,从而使得地下“六合彩”在农村得到保护,发展得如鱼得水。  禁绝难度大  尽管面对地下“六合彩”泛滥的严重现实,现今湘阴、长沙等县不断召开会议,出台多项严厉措施,对地下“六合彩”进行严厉打击,取得了较好的效果,但遏制地下“六合彩”的泛滥难度很大。  湘阴县新泉镇胡家村的一些村民说,前段时间,当地一名姓吴的写单者被派出所抓去后,仅仅罚了几千元就放了出来。没多久,他又重操旧业,当地派出所也听之任之。  而在不少当地干部看来,农村“熟人社会”所导致的码民与写单者和庄家之间的相互保护、地下“六合彩”参与者众多、处罚标准不一且时常变动、警力严重不足等使得对地下“六合彩”的打击面临诸多掣肘。  平江县梅仙镇派出所所长黄琦介绍说,湖南不少地方地下“六合彩”在一些乡镇盛行,客观而言,庄家和上下线之间采用电话、手机联系,记录的单据及时销毁,加大了查处取证的难度,设赌地点随时变换,隐藏深的庄家很难打掉。  “我们派出所管辖着9万人口,而警力却只有6名,要靠打击从根本上遏制地下‘六合彩’的泛滥,说实话确实存在不小的困难。”黄琦说。

alevel补习机构

alevel难吗

alevel培训课程

alevel培训辅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