线缆挤出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线缆挤出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沦陷的手机产业链都卷入恶意软件利益链

发布时间:2020-03-13 20:04:21 阅读: 来源:线缆挤出机厂家

A-A+怎么开淘宝店网站优化方法创业如何获得投资怎么做微商最新LOL活动

除了你自己,谁还在使用你的手机?

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在你关闭手机显示器的时候,甚至在你打电话、听音乐、玩游戏的时候,它都可能正被远在千里之外的陌生人操纵。

你的通话记录、短信乃至更多稳私,可能已经被窃听;你收到的短信,可能已经被篡改;你的朋友,可能已经收到你发送的病毒短信;你的话费,可能已经被悄悄偷走……

这一切,只因为你的手机可能已经在生产、流通、销售的任何环节中,或是在你刷机、修手机、装软件、玩游戏甚至打开一条陌生信息的任何过程中,被别人装上后门。因为,手机产业生态的几乎所有环节,都已或多或少地被卷入这条手机黑金利益链。

在中国,有多少手机沦陷已无法统计。但业内人士保守估计,中国每月有至少超过1000万手机用户被恶意扣费,有后门的手机不少于1亿部,每年仅恶意吸费产业链的市场就高达数十亿人民币,而这些数字,还在不断增长之中。

来自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的报告显示,2011年的手机恶意程度数量已高达6249种,是2010年的3.75倍,是2009年的15倍。

抢钱游戏

同样是手机行业,别人是在赚钱,我们是在抢钱。沈耀斌(化名)说,一点不夸张地说,做软件的利润率,是手机制造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!

沈耀斌的公开的身份是一家山寨手机公司老板,他的办公室设在深圳华强北,其业务主要是向方案厂商购买手机的操作系统及设计方案,然后倚靠华强北的巨大代工能力和流通能力生产山寨机,并将它们快速地销售到中国广阔的农村市场。

但这个生意并不赚钱。在沈耀斌看来,山寨机早已过了赚钱的时代,现在,最终用户买一部山寨机甚至只要99元,而他甚至有过卖100部手机只赚50元的最低利润率纪录。

沈真正的生意,是做手机恶意软件。

在出厂之前,他生产的手机内就已经预装了大量的软件但购买者们并不知情。这些软件中,有的软件其实是潜伏在木马中的间谍,在未来的某个时刻,这些木马将为沈耀斌打开用户手机的后门。

木马夺城的时间,取决于扣费环节的需求。

沈耀斌最主要的合作伙伴是SP(业务提供商)与CP(内容提供商),它们的工作是与电信运营商们一起,为手机用户提供数据产品或应用服务,但当它们与沈耀斌走到一起,用户的话费就变成了它们的钱包。谈妥分成后,沈耀斌会远程控制用户手机订购SP和CP的产品或服务,从而借助运营商的代收费通道偷走用户话费。

除此之外,沈的合作伙伴还有其他业务需求。比如让被控制手机为客户发送垃圾广告短信;比如窃取、搜集被控制手机的用户信息,然后将它们打包出售;比如在被控制手机中安装应用程序,以此向程序开发商收取推广费用等等。

至此,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全部成型。手机方案厂商负责集成扣费软件或业务代码,手机厂商负责生产手机、预置软件和出货,SP、网盟、广告商等公司以各种方式,将被控制手机资源变现为黑金。

在这个链条中,不论是什么业务,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:没有成本,或者说,成本被转嫁给了数量庞大的手机使用者。厂商需要做的,只是在电脑前点动鼠标,就可以轻松地拿到属于自己的利润分成。

江湖规矩

当然,沈耀斌们也有头疼的事。

虽然利益的分割早有约定俗成的江湖规矩,但黑吃黑在这个行当里同样盛行。

假定一个用户被悄悄扣了10元信息费,运营商首先要拿走1.5元的通道分成,并会根据实际情况扣除一定比例的坏账,一般SP和CP能拿到手的分成为7-8元。其后,按照行规,SP和CP能从中拿走30%,剩余70%由手机厂商和方案厂商对半分成。

但实际的情况是,SP和CP并不会告诉沈耀斌每个月的实际收入,比如,双方事先商量好,每个月悄悄扣每个手机用户8元钱,但实际上SP可能扣了13元到15元,却告诉沈耀斌只扣到了5元。

当然,对方做得不会太过分。因为沈耀斌一般会同时与好几家伙伴同时合作,这次谁给他的分成高,下次他就会提高与谁的合作份额。这样的竞争机制,至少能确保SP与CP们能够给他一个相对合理的分成比例。

在他看来,大家打来打去,最后还是要拼实力,如果SP或CP有很好的关系,扣费稳定,就可以多分一些,如果手机厂商的出货量大,那分成的比例也相对更高。一般来说,SP实际会拿走运营商结算后的60%,但如果手机厂商出货量到50万,SP往往会让出10%给手机商。

另一种合作模式是,SP与CP按照出货量一次买断,每部手机给沈耀斌支付2-5元,但以后不再向他进行分成。

当然,后一种方式虽然风险小,但利润太低,所以我们主要还是分成。沈耀斌说,一般情况下,每部手机每年都能为他创造10-20元的利润,按照他每月不少于10万部手机的出货量,一年的净利润超过1000万元。

一池污水

说实话,我在圈里其实只是小虾米。沈耀斌很谦虚地说,在这个黑色产业链上,每年流水利润过亿的公司,在全国至少有几十家。

这些大公司很多是多个环节的结合体,比如既是SP/CP,又做恶意软件,甚至还是产业各环节的聚合者。沈耀斌说,大公司很多控制了海量的手机,但自身的扣费通道有限,所以往往会与其他拥有扣费通道的公司合作,或是寻找类似网盟的聚合者。

沈耀斌认为,仅销售到中国农村的山寨手机就累计至少超过3亿部,其中安装后门且目前仍有效控制的不会少于1亿部,其中每个月被扣费的不会少于1000万。

这只是非常保守的估计。他说,比如据他所知一家流水过亿的公司,每个月的扣费用户就已经超过100万。

不过,这些公司要再上一层楼也非常困难,因为利益链条上的生态正越来越复杂,需要整合的资源环节越来越多,一家公司控制全局的难度不断增加。

比如,以前在用户手机中装后门,主要依靠山寨机预装,但现在,已经出现了种种更多渠道:在华强北、中关村等集散市场,水货手机往往要先刷一遍才销售给用户;在非运营商的大多数软件商店和软件论坛,用户下载的手机软件中都充斥着木马与病毒;用户手机摔坏了屏,维修员在换屏幕的同时,可能也会多加一点料;甚至在手机连锁品牌的卖场,甚至最基层运营商营业厅买到的手机都未必可靠,一些底层员工甚至店长都已有被收买、私下进行预装软件的先例。

12下一页查看全文

oem化妆品

裕金湘钢铁

河北蓝星保温建材